以弗所書簡介


寫作背景

    「在以弗所」等字並不見於一些重要抄本,初期的教父也暗示他們對這些字眼存疑,因此這封信有可能是保羅致亞西亞教會的公函,或是老底嘉教會傳來的那封信(西4:16)。即或如此,「在以弗所」這詞早就成了該書卷首的註語,可見本書之所以聞名,主要是由於以弗所教會所存抄本之流傳,這大概是因為以弗所教會是亞西亞首屈一指的教會(參啟1:4,2:1)。
以弗所位於小亞細亞的西海岸,一度是商業中心,雖然在新約時代開始沒落,但仍為亞西亞省的主要城市。該城一大特色是亞底米神廟,為古代世界七大奇觀之一,傳說廟內的亞底米女神像是從天上掉下來的,以弗所人就以女神的看管者自居(徒19:35)。

    保羅第二次旅行佈道的歸途中曾路經以弗所,並與該地會堂的猶太人辯論(徒18:19)。第三次旅行佈道則在此居住了三年之久(徒20:31),不但將福音傳遍亞西亞省,並且鞏固了教會的根基。以弗所教會主要是由外邦信徒組成(弗2:11-12)。當保羅結束第三次旅行佈道往耶路撒冷去時,途中曾邀請以弗所教會的長老到鄰近的米利都相聚,聽他臨別前的一番講話。當時他囑咐他們謹慎牧養群羊(信徒),因以後必有兇暴的豺狼進入教會(徒20:29)。後來,在保羅被囚的時候,亞西亞省的歌羅西教會果然滲進異端邪說,迷惑了神的群羊(見「歌羅西書簡介」),且有波及省內其他教會的危險。

    我們從送信人(弗6:21-22;西4:7-9;門10-12節)可推知:以弗所書、歌羅西書、腓利門書是保羅在同一時期、同一地點的著作。這三封信與腓立比書合稱為「監獄書信」。由於這些書信中顯示保羅有獲釋的可能(參腓1:25-26;門22節),教會傳統將它們列為保羅第一次被囚於羅馬時的作品(參徒28:30)。
本書沒有明言作者的寫作動機,大概由於歌羅西教會出現異端,保羅在寫完歌羅西書,對異端加以駁斥之後,深覺有必要將神以基督為教會元首的計劃作充分的陳述,於是寫下本書,並趁推基古即將前往亞西亞之際,請他一併送達。


主題特色

    全書的鑰句是「在基督裏」,每項重要的真理都直接關連到基督;祂是神永遠計劃的中心,神「照所安排的,在日期滿足的時候,使天上地上一切所有的,都在基督裏面同歸於一」(1:10)。這「同歸於一」的奧祕已初步實現於普世教會──基督的身體,因為在基督裏,不但外邦人與以色列人之間的障礙得以拆除,二者成為一家(2:11-12),同為後嗣(3:6),並且在功能上,信徒也是同連於元首基督,互為肢體,彼此相助(4:1-16),更一同向世人與靈界彰顯神的智慧(3:10)。

    本書思想高超,文字豐富,獨具一格,也是保羅書信中最深奧的一卷。書中不斷出現詩歌形式的教義(1:3-12、20-23,2:4-10、14-18),使全書充滿讚美、禱告的莊嚴氣氛。教義(1-3章)與實踐部分(4-6章)清楚劃分,則不脫保羅書信的特色。

    本書成於歌羅西書之後,常採用該書的辭藻,不過較為深思熟慮,對同一個字往往賦予更深的含意。兩書的重點也略有不同,歌羅西書強調作為教會元首的「基督」,而以弗所書則強調作為基督身體的「教會」。


本書大綱

1‧問安(1:1-2)

2‧頌讚:在基督裏的屬靈福分(1:3-14)

3‧禱告:俾能得著屬靈的理解力(1:15-23)

4‧闡述(2:1-3:13)

     A‧從前與現在的地位(2:1-22)
     B‧保羅的福音職事(3:1-13)

5‧禱告:俾能明白神全備的計劃(3:14-21)

6‧勸勉(4:1-6:20)

     A‧聖靈裏的合一(4:1-16)
     B‧棄舊更新的行為(4:17-5:21)
     C‧家庭中各人當盡的本分(5:22-6:9)
     D‧屬靈的戰爭(6:10-20)

7‧結語(6:21-24)


讀經時候可留意的地方

怎樣形容基督的身體—教會?


[1] 聖經—串珠註釋本(增訂版),中國神學研究院,光碟,2000年